-买球的app排行榜

公益心理热线010-51296476
广告
童年遭受的创伤,可能永远无法磨灭

关键词: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8-30



过去从事精神健康的专业人员相信,受虐儿童受到的伤害,可以经由心理治疗和寄养家庭的爱心而抹去。然而最新研究显示,童年遭受虐待的时期,正好是大脑发育成型的重要关键时刻,因此,虐待产生的冲击,会使大脑的结构及功能留下无法消除的负面影响。

遭受肉体、性及精神虐待的孩童,与日后出现精神疾病具有强烈相关的研究结果,并不特别让我们感到吃惊。不过在1990年代初期,从事精神健康的专业人员相信,情绪与社交的障碍主要来自心理的因素。

童年时期的不幸遭遇要么助长了内在心理的防卫机制,造成成年后的自暴自弃,不然就是阻碍了人际关系的心理发展,产生内心的「受伤小孩」。


总之,研究人员认为这类伤害基本上属于「软件」问题,可以经由心理治疗加以重新程式化而修补,或是经由「把它忘了吧」之类的告诫而抹去。

然而这方面的新研究,包括美国麻州伯蒙特镇麦克连医院及哈佛大学医学院所做的一些研究,却有不一样的看法。由于童年遭受虐待的时期,正好也是大脑接受经验陶铸成型的重要关键时刻,因此极度压力所产生的冲击,很可能在大脑的结构及功能上留下无法消除的铭记。这种虐待似乎引起了一连串分子及神经生物层面的作用,产生神经发育过程中不可逆的影响。

受虐者极端的情绪表现,很可能是脑中负责情绪与记忆的神经组织,受到巨大刺激而变得不稳定。研究人员使用问卷和脑电图,发现了一些显著的关联。


极端人格

童年受虐的后遗症可在任何年纪以不同方式显现。其内心可能出现抑郁、焦虑、自杀念头,或创伤后压力;其外在可能表现攻击性、任性、犯罪、过动,或物品滥用。与早期受虐具有强烈相关的精神问题中,较令人困惑者之一是所谓的「边缘人格障碍」。

患有这种毛病的人习惯以黑白分明的方式待人;他们常一开始把对方捧得很高,然后因一点小事或背信,又把同一个人说得一文不值。这些患者也经常像火山爆发一样发泄怒气,同时出现短暂的偏执妄想,或精神失常。他们的人际关系通常强烈而不稳定,对自身有空虚或不确定之感,经常想藉由滥用药物来逃避现实,并出现自我毁灭或自杀的冲动。


1984年,我治疗了三位边缘人格异常的病人,不免猜想,这些早年受到各种不良待遇的人,脑中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的发育是否遭到改变。边缘系统是脑中相互连结的一组神经核构造,在情绪与记忆功能上扮演重要的角色。

边缘系统区域有两个特别重要的构造,即位于大脑颞叶皮质下方的海马(hippocampus)及杏仁体(amyg-dala)。一般认为,海马在陈述及情绪性记忆的形成与撷取上十分重要,杏仁体则与产生记忆的情绪组成有关,好比与惧怕制约及攻击反应有关的感觉。


由童年受虐引起的反社会行为,似乎是由边缘系统的过度兴奋所造成。

边缘系统是控制记忆与情绪的原始中脑区域,其中,海马及杏仁体这两个体积不大、深藏脑内的构造,在引起这项人际关系失调上,可能扮演重要的角色。

海马的重要性在于决定将哪些输入的讯息储存成长期记忆;杏仁体的主要功能则是将大脑皮质接收到的感觉讯息,根据个人生存及情绪的需求加以过滤及诠释,以便产生适宜的反应。


我和麦克连医院的同事伊藤与格楼德怀疑,童年受虐可能破坏了脑中这些区域的正常发育。

我们想,早期的不幸遭遇有没有可能刺激了杏仁体,使其变成高度不稳定的兴奋状态?或是经由接触过量的压力激素,而破坏了发育中的海马?

我们进一步推测,海马的受创及杏仁体的过度兴奋,可能产生类似颞叶癫痫(tle)病人身上出现的症状,因为tle偶尔会破坏这两个神经核。病人产生tle发作时,意识仍然清醒,但会出现许多由这两个脑区过度兴奋所引起的精神运动性症状。

包括突然出现的刺痛感、麻木或眩晕;无法控制的瞪视或抽搐;以及自主神经症状,像是脸红、恶心,或是像搭乘快速电梯上升时那种「胃向下沉」的感觉。

tle发作也可能产生幻觉,或者五种感官任何之一出现错觉,好比患者经验到类似《爱丽丝漫游奇境》里物体大小或形状扭曲的情形。另外,似曾相识感以及身心分离等抽离之感也很常见。


这项让人难过的发现显示,我们必须尽更大的努力,以防止幼童遭受虐待及忽视的情事发生,以免数以百万计的年轻受害者产生不可挽救的伤害。这些新发现也可能指出治疗的新方向。


虐待引起的脑部伤害

为了探讨早期受虐与边缘系统失调之间的关联,我在1984年设计了一系列的问卷,来评估这些病人出现tle相关症状的频率。1993年,我和同事报告了253位前来精神健康门诊的成人,接受精神评估所得的结果;其中比半数多一点的人承认在幼年受到肉体、性或两者都有的虐待。

肉体曾经受虐(但没有性虐待)的病人与自称没有受到不良待遇的病人相比,其问卷平均评量值要高出38%;受过性虐待者(但没有其他的肉体虐待)则高出49%。自称受到肉体与性双重虐待的病人,问卷分数要比不认为有过这种经验者高出113%之多。同时,18岁以前受到虐待的影响,要比之后受虐来得大;至于男女受影响的程度则相当。


1994年,我们在麦克连医院的研究团队想要确定,孩童时期所受到的肉体、性或心理的虐待,是否会造成脑电图(eeg)检验时出现不正常的脑波;因为针对边缘系统的不稳定性,eeg要比我们的问卷提供更直接的测量。我们还评估了一家儿童及青少年精神医院115个相继入院的病人,试图找出一些关联。


结果发现,在早年有受创历史的病人当中,54%出现临床上显著的eeg失常,而未曾受虐者则只有27%。在有肉体及严重性受虐记录的病人身上,则有72%出现异常的eeg。这些异常出现在大脑额叶及颞叶的部位,同时让人惊讶的是,这些失常都集中在大脑的左半球,而非如一般人所想,平均出现在大脑两侧。

我们的发现与1978年的一项研究,若合符节。该项研究由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院的戴维斯所执行,针对曾是乱伦受害者的成年人进行eeg的记录。他的小组发现,那些受害者当中有77%出现不正常的eeg,以及27%有过癫痫发作。

后续利用磁共振成像(mri)技术的研究,也证实了早期受虐与成年后海马体积缩小之间的关联。至于杏仁体,同样也可能变小。


1997年,耶鲁大学医学院的布雷姆纳等人,将17位在童年曾遭受肉体及性虐待,并出现创伤后压力失调(ptsd)的受害者,与17位年纪、性别、种族、左右手倾向、教育程度及酗酒龄相当的健康者配对,比较他们的mri扫描图。

他们发现,出现ptsd的受虐者,左半边海马要比正常对照组小上12%,但是右半边海马的体积却正常。由于我们晓得海马对记忆功能的重要性,因此,这些病人在语言记忆的测验得分低于未遭虐待组,也就不让人惊讶。

1997年,美国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的史坦,在21位幼年遭受性虐待、并出现ptsd或人格解离障碍(也称为多重人格障碍,有研究人员认为常见于受虐的女性)的成年女性身上,也发现她们的左边海马显著缩小,但右边海马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此外他发现,海马体积的缩小程度与病人人格解离的严重性有明显的相关。2001年,德国俾勒菲特市纪勒德医院的卓森等人报告,在具有童年受虐经验、又出现边缘人格异常的成年妇女身上,海马的体积缩小了16%,杏仁体则为8%。

反之,1999年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的德贝利斯等人仔细测量了44位具有ptsd症状受虐儿童的mri扫描图,与61位健康对照组成员相比,并没有在海马的体积上发现显著的不同。




————北京心之爱心理咨询工作室搜集整理

"));